外贸形势依然具有不确定性,纺织外贸企业能否化解这些“不确定”?
发布日期: [2021/9/10]  共阅读 [23] 次

2021年已走进9月,目前来看,外贸形势依然具有不确定性,多数出口纺织企业对下半年订单持谨慎态度。据分析,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面对的积极因素主要包括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进一步改善,国际市场需求有望继续回暖。与此同时,面对的风险因素依旧存在:国外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有效控制,局部反弹可能对国际市场复苏形成冲击;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加大纺织原料等前端产品采购风险;国际海运价格上涨也将深刻影响运输成本;此外,贸易摩擦、汇率波动等因素也对后势造成影响。纺织外贸企业能否顺利化解不确定风险,稳住订单,站稳市场,是当前至关重要的问题。

  订单回流能否持续

  当前,欧美市场逐步回暖,消费需求日益增长;受疫情影响,东南亚、南亚国家的纺织企业出现停产,产能受到很大限制,由此大量欧美订单回流至我国,纺织企业接单量增长明显。

  广西一家主要从事针织服装出口业务的企业负责人谈道:“为了按时保质完成订单,车间开启了24小时连续作业的高速运转模式。”他介绍,企业主要以加工生产毛衣为主,产品出口欧美市场。今年上半年订单入手很多,截至7月底,已交货360万件,总货值达1700多万美元,产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5%。目前车间每天能生产1万多件产品,因为订单暴涨,有部分订单需要外发加工。

  “目前接到了从印度回流的订单,以色丁面料为主,总共200万米,数量还行。”生产弹力面料的一家浙江企业负责人说到。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上半年接到的很多订单是东南亚纺织服装企业的转移订单,但是随着全球疫情发展趋向稳定,这些订单仍会外流。”江苏一家负责开发外套加工业务的工作人员谈到,今年下半年接单情况并不理想,很大程度是由于一些东南亚、南亚国家纺织业产能恢复,特别是印度、孟加拉国的出口有所复苏。

  “去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国在疫情暴发后最早组织复工复产,在很多国家还处于疫情比较严重的情况下,正常的生产无法进行,而海外客户等不及了,只能到中国来下单。”这位工作人员讲到,眼下国外疫情有所缓和,东南亚、南亚国家的产能恢复了,客户就会追随过去。

  他表示:“按时保质按量交付订单是把更多资源留住的前提。今后公司会积极落实提高产能和生产效率的相关事宜,以满足订单的生产需求。”

  此外,我国出口纺企还需突出产品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注重技术含量,强化创新力度,增强客户黏性。只有这样才能站稳国际市场脚跟,稳住订单。

  前端采购风险加大

  在国际市场复苏的加持下,全球性通胀导致的各类上游纺织原材料价格迅速拉升。

  据了解,自今年6月下旬以来,棉花价格开启新一轮趋势性上涨,至今累计涨幅超15%。虽然涤丝价格开始逐步回落,但6月底涨势再起,在7月底一度接近今年最高价。氨纶类产品市场需求量一直不少,价格也丝毫不见下降的迹象。此外,羊毛价格也创下多年来的新高,下半年秋冬市场需求将拉动羊毛价格继续上涨。

  今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对于产业链上游的企业来说是好的,如果能传到终端对中下游企业影响也不大。但目前的情况是,前端产品成本提价未能有效传导到成品的出口价格上,因此,大部分提价成本都由产业链上的各中间环节承担,相当一部分出口纺企面临压力。山东一家面向欧美市场的童装加工企业负责人讲到,六七月棉花、棉纱价格大幅上涨,有的出口订单甚至倒贴费用,因此接单、排单、交货的积极性不高。

  “近段时间的原材料价格是两年内最高的。接不到订单也没有关系,不然自己也会亏损,毕竟服装加工出口赚的是薄利。”他表示,目前企业已经开始有选择地接单和生产。比如,一些新品利润较高,可以承受目前高企的成本,就优先做;常规产品和老产品订单,由于利润薄,就可能等到适合的价格时再做,不然就暂时搁置观望。

  “七八月以来所接订单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主要针对圣诞节、复活节旺季市场,表现为数量大、利润薄。很多都是为了保生产才接的,只要成本核算下来不亏,还是会接的。”广东一家负责休闲装出口业务的负责人谈到,当前原材料价格上涨致使企业不得不提高订单报价,但是提价以后,不少海外客户选择减少或取消订单, 为了能生存下去,企业无奈只能按照原价接单,这也加重了订单微利的局面。

  物流成本持续高企

  海运费暴涨、货柜短缺已经成为当前所有纺织外贸企业面临的最大难点和堵点。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因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疫情持续反复加重,导致船期或取消或推迟,海员流失严重,货物积压滞港,一柜难求。国内“黄牛”猖獗也进一步推动运费飙升。

  据介绍,今年自年初以来,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密集调研,分赴江浙、福建、江西、河南、湖北、吉林等地走访企业。谈及海运费问题,各地纺织企业反映多的为美国航线问题比较严重,航线运费居高不下且仍在不断上涨,其他地区表现尚可。

  “5月时有纺织企业反映一个集装箱货柜已经从正常时期的3000美元升到1万多美元,今年以来上涨幅度超过150%,运费占货值的比重已经达到40%至50%。到了七八月,江浙、山东纺企反映,到美国的货柜已经升到2万多美元。”这位负责人谈到,纺织企业受海运价格升高影响,利润严重缩水,陷入零利润甚至亏损的状态。“很多大企业都是在咬牙坚持,更不用说中小企业的境况。”

  比起运费上涨,一柜难求、订不到货柜的问题更为突出,严重影响纺企交期和信誉,导致因误期而背负违约风险。有的纺企不得不加钱找“黄牛”,物流成本进一步增加。

  目前运费上涨的势头依然没有回落的迹象,为了保住订单和市场,不少中小纺织企业在苦苦维持,资金回笼时间不断增长。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近日表示,商务部已会同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单位,在增加集装箱供应、提升海运运力、加强国际合作等方面积极采取措施,携手共同应对挑战。据了解,当前各地也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航运服务保障,帮助企业降本减损。